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雅罗斯拉夫科罗勒夫 >

乌克兰为什么发生内战?

归档日期:10-14       文本归类:雅罗斯拉夫科罗勒夫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苏联帝国的解体是二十世纪晚期全球最重大的地缘政治巨变,但苏联崩溃解体后所发生的独立狂潮却更多是一则历史闹剧。原因就是苏联帝国崩溃解体后,新产生的国家中有很多根本就是不必要存在的,是“生拉硬扯”人造出来的。

  野心政治家们的确很需要乌克兰的独立,毕竟独立了“身份”立即能够从“州长省长”变“总统或者总理”。问题是乌克兰的经济结构特点注定了乌克兰独立根本没有任何前途。

  如果说乌克兰匆忙从苏联帝国中独立出来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错误外,独立后的乌克兰在政治上的无脑“瞎折腾”实质就是无法理解的“找死行为”。

  同为东方斯拉夫体系的国家,那怕是独立后白俄罗斯与俄罗斯一样保持着“兄弟般”的感情,很多时候白俄罗斯给世人的感觉就是要比“俄罗斯人还要俄罗斯”。因此白俄罗斯与俄罗斯的国境线是不设防的,而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上也一直将白俄罗斯看成是“自己人”(如德国人看待波罗的海三国与加里宁格勒一样)。

  结果背靠着俄罗斯这棵大树,白俄罗斯政局自苏联崩溃解体后二十多年来一直非常稳定,经济虽然说不上多好,但国内民众经济生活也非常和平稳定与有保障。

  而且由于白俄罗斯人对俄罗斯的认同甚至要比很多俄罗斯人(如车臣人,鞑靼人)还要高得多,并从一开始就加入俄罗斯所主导的“独联体”市场体系。俄罗斯中央政府也不将白俄罗斯当“外人”看待,结果俄罗斯的市场体系也是对白俄罗斯企业开放的。这在苏联崩溃解体后保持白俄罗斯社会的就业水平稳定与政治稳定方面产生了重要支撑作用。

  与白俄罗斯认“死理”自愿与俄罗斯死死“捆绑”在一起所不同,乌克兰独立之后在国际政治上的表现是真正的白痴水平。

  明知德国美国等西方国家从不将自己视为“自己人”。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热脸去贴西方国家的冷屁股”。却最后又一次次地被西方国家所“出卖”。

  这根本就是历史知识极度愚昧无知的表现。乌克兰人是斯拉夫人,德国人是日耳曼人,美国与英国也是日耳曼人体系的国家。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民族,而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多少认同沉淀。因此西方世界的“肥水”要有多满才能够有多余到流入乌克兰的“田”?!

  更重要的是由于地理上远离德国美国本土,乌克兰历届政府却处处在外交政治上与俄罗斯“顶心顶肺”,亲远人恶近邻,并让“亲者痛仇者快”。这真正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且不说德国美国根本就没有将乌克兰当自己人看待过。否则的话当年何不重金到乌克兰投资设立汽车工厂与合资设立造船厂等等,而是任由乌克兰的大量工业企业走向崩溃死亡,让大量失业工人流落街头,迫使乌克兰大量妇女不得不到西欧的红灯区为生?!

  事实上国际政治远远不是“你想”就有用的,再说社会经济水平乌克兰远远比不上土耳其,连土耳其都无法如愿加入欧盟,乌克兰凭什么就相信自己却能够成功加入欧盟。土耳其可是一个以轻工业与旅游服务业为主的国家呢!

  而且乌克兰本身却是一个重工业国家,在经济结构上与欧盟的核心德国法国存在严重的竞争关系而不是互补关系。德国法国政府难道会傻到让乌克兰加入欧盟,再输血挽救乌克兰的企业来与西门子,莱茵金属,阿尔斯通,阿里安航天与空中客车等等来竞争全球商业市场?!

  这就是乌克兰不能够认清自己的历史方向,国家定位出现严重偏差所带来的致命后果。

  相反,如果乌克兰政治家足够聪明,只使一时糊涂从苏联中独立出来,也必须立足于自己的重工业优势,迅速定位好自己的国家方向。毫不犹豫地全面加入独联体,并象白俄罗斯那样努力与俄罗斯重新融合为一个整体。原因就在于乌克兰的工业体系只有与俄罗斯彻底融合为一体才能够保持原苏联的“市场空间基本盘”。否则以乌克兰的市场“体量”,根本就养不活乌克兰庞大的重工业体系。

  事实上从经济学角度而言,在整个原苏联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中,乌克兰实际上是最不能够容忍苏联帝国崩溃解体的共和国。原因就在于乌克兰的重工业体系太过庞大,这个庞大的重工业体系必须“寄生”于苏联帝国的躯体上,并借助于苏联帝国的“世界影响力”才能够长久生存下去。

  象乌克兰的安东洛夫客机,由于技术水平与美国波音欧洲空客存在差距,只有依赖于苏联市场体系与苏联的“世界影响力”才能够在全球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并长久生存下去。如只要苏联帝国不崩溃,苏联中央政府可以以政治军事支援为条件向外国“强买强卖”安东洛夫的客机,看在苏联“世界一霸”的面子上,谁敢不买安东洛夫的客机?!叫你沙特,伊拉克与伊朗买你就得买,不买也得买。就当是向苏联交“保护费”。

  第三,乌克兰就是苏联帝国的加利福尼亚州。乌克兰实质上是有着“公主的命却长着奴婢的心”的现代政治傻瓜奇葩。

  在自由市场经济时代,如果苏联帝国不崩溃解体,并象中国一样改革开放,走市场经济之路。拥有着安东洛夫设计局,南方设计局与黑海造船厂总部的乌克兰,简直就是“帝国掌上的明珠公主”。再学着美国的洛马,波音与诺思罗普洛鲁曼那样在苏联中央政府内培养出庞大的“利益游说集团”。以苏联“世界一霸”的全球地位,仅仅依赖这三巨头的力量,乌克兰的一举一动都足以影响全球政治军事天平的动向。

  只可惜乌克兰生有“公主的命却长着奴婢的心”,根本就没有“见识过大世面”。家中的保时捷法拉利换着开,衣食无忧住大宅,身在福中不知福,却一心挂记着豪宅大门外茅草屋贫下中农们孩子的木头玩具车与“糠头粥”。最后居然抛弃一切“家产”(乌克兰最重要的家产就是其工业企业独占垄断原苏联庞大的国内市场体系)净身离家出走,并从此流落烟花柳巷。这不能不说是乌克兰民族历史上最大的悲剧。

本文链接:http://guldkroken.com/yaluosilafukeluolefu/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