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亚历山大约翰逊 >

奥利亚历山大的男友

归档日期:08-06       文本归类:亚历山大约翰逊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6-11-17展开全部波尔金,西泽尔,瓦伦蒂诺Valentinois和罗曼亚Romagna公爵(1476-1507),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与瓦纳萨德卡特内Vanozza dei Catanei之子。他在父亲还是枢机卿时出生于罗马, 1492年他父亲成为教皇时升上瓦伦西亚大主教之位,一年后成为枢机卿。西泽尔是亚历山大喜爱的儿子,是教皇竭尽所能不顾名声的袒护的爱子。在父亲成为教皇的头几年里,西泽尔在梵蒂冈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查理八世为征服拿波里而离开罗马时(1496年1月25),西泽尔作为保证教皇的支持的人质陪伴在查理八世身边,但他在Velletri逃回了罗马。很快他就显露出在不久以后令他名胜狼藉的暴虐; 1497年他的兄弟卓梵尼,甘迪亚公爵被杀了,所有的理由都表明这个事件应该归结于西泽尔。有证据暗示谋杀的动机有可能是兄弟俩对教皇最幼子吉夫Giuffr的妻子萨卡夫人Donna Sancha的爱情的竞争。同时,有隐晦的暗示表明西泽尔和卓梵尼都与自己的姐妹琉克勒西有着的关系。不过更大的可能是西泽尔想要比尊严的神职工作更为长远的事业,他嫉妒着哥哥的好职位,并要独占父亲的宠爱。

  1497年7月,西泽尔作为教皇的使节到拿波里为阿拉贡的弗雷德里克加冕Frederick of Aragon。现在由于甘迪亚公爵已经去,教皇需要西泽尔来完成他的政治计划,并且设法为他安排一桩有利的婚事。西泽尔希望可迎娶卡洛塔Carlotta,拿波里国王的女儿,但是他们父女坚决的拒绝了这个教士和教士的私生子。1498年8月,西泽尔在枢机主教会议上向枢机主教门和教皇提出允许他结束教士生涯的申请,教皇准予了这一请求。在10月1日,他带着衣饰华丽的邑从们作为教皇的使节来到法国,为路易十二带来了教皇取消他和法兰西的珍妮Jeanne of France的婚姻消息(路易想要和布里塔尼的安妮Anne of Brittany 结婚)。作为交换,西泽尔接受了瓦伦蒂诺公国,以及对他事业的军事援助。他在法国遇见了拿波里的卡洛塔,却依然没能获得她的芳心。他只好满足于同那瓦拉国王的姐妹夏洛特德阿尔布瑞特Charlotte dAlbret的婚姻(1499年5月)。此时亚历山大准备派西泽尔去征服罗曼亚地方的暴君,在法王的帮助下从名义上忠于教皇的领土上切下一块作为自己的公国。西泽尔以册泽纳Cesena作为他的总部,带领着由意大利骑兵和300名法国长矛受,4000名加斯科涅人和瑞士人组成的军队,进攻并立刻占领了伊莫拉Imola,随后包围了在吉洛拉莫莱厄里奥Girolamo Riario的遗孀卡特莲纳斯弗查Caterina Sforza带领下顽强的抵抗的菲里Forli,在1500年1月22日菲里也最终被迫向西泽尔投降。西泽尔体谅的安置了卡特莲纳斯弗查,她在一间女修道院中去。斯弗查家族将法国人驱逐出米兰,而西泽尔在二月回到罗马,此时,他的计划正在逐步实现。他的父亲亚历山大六世任命他为教皇国的行政长官并且授予了他许多的荣誉,作为对他的胜利的奖赏。他留在罗马参与斗牛表演和出席各种狂欢宴会。在七月时,琉克勒西的第三任丈夫, duke of Bisceglie被谋杀了。他在圣彼得教堂的阶梯上被刺客攻击并受了重伤,他被救护人员带到了一位枢机卿的加重,由于担心被下毒,看护他的只有他的妻子和他的弟媳萨卡。西泽尔再次被怀疑是这个事件的唆使者,事实上他几乎亲自承认了它。巴瑟格利是拿波里王族-他们是教皇敌人的同盟-的亲戚,而且先前他也和西泽尔争吵过。在他显现出正在恢复的时候,西泽尔谋杀了他,但显然并非无缘无故的-依照威尼斯大使卡佩罗Cappello的说法,是巴瑟格利公爵先试图谋杀西泽尔的。

  1500年11月,西泽尔在威尼斯的支持下,率领10,000人的军队再次启程前往罗曼亚。里米尼Rimini的潘多佛马拉特斯塔Pandolfo Malatesta和佩扎罗Pesaro的卓梵尼斯弗查Giovanni Sforza 都望风而逃,他们的城池都为西泽尔打开了大门。他在费恩萨Faenza遇到了抵抗,因为那里的人民热爱他们的领主,年仅十八岁的隽美善良的阿斯多曼弗雷迪Astorre Manfredi。曼弗雷迪在1501年以饶恕他的性命作为条件投降了;然而西泽尔食言了,将他作为俘虏带回罗马,并且卑鄙的侮辱并处了他。七月,在取得波伦亚城堡Castle Bolognese后西泽尔回到罗马参加与西班牙瓜分拿波里的阴谋。现在他已是广阔领土的统治者,教皇所封的罗曼亚公爵。他的残忍,他的审慎,他的好运使全意大利为他而恐惧。他的贪婪是无穷无尽的,他不能容忍任何反对者;但是,不同于他的父亲,他是怪癖,沉默而无情的。他下一个征服的目标是卡莫利诺Camerino和乌比诺Urbino,但他的权利却因为拉梅吉奥尼(La Magione, 佩鲁贾附近的城堡,该次阴谋的谋划者在此处碰面)的阴谋而大大的动摇了。几个被他废除的君主,奥辛尼家族the Orsinis,还有几个他自己的统帅,例如维特罗佐维特里Vitellozzo Vitelli,奥利夫奥托达菲莫Oliverotto da Fermo 和G P.巴格里奥尼G P. Baglioni,由于他们害怕失去从西泽尔那里得到的地位,而加入了密谋反抗波尔金家族的阵营。乌比诺和罗曼亚爆发了起义,教皇的军队被击败了;西泽尔找不到任何同盟,似乎一时间整个意大利都变成了这个被憎恨的家族敌人,就在这个时候只有法王许诺给予波尔金家族援助,这已经足够威慑反对的联盟,令他们妥协让步。

  他们既没有政治上的也没有军事上的技巧,其中的一些人已经准备好背叛其他人。但是西泽尔,虽然此时任何可信赖的同盟,却显出足以和他们抗衡的实力。当他在罗曼亚北部平定叛乱时,维特里,奥利夫奥托,保罗奥辛尼还有格雷纳公爵duke of Grayina已经开始后悔,他么抓住了仍保持着乌比诺公爵称号的西尼格拉那Senigallia。西泽尔到达这个市镇后,把毫无戒心的佣兵队长们诱骗到他的宅子,将他们全部逮捕,并且扼了他们中的维特里和奥利夫奥托(1502年12月31日)。

  他在1503年回到罗马,处理反抗者奥辛尼家族。同年夏天,在他正为意大利中心地带的远征聚集军队时,他和他的父亲同时被热病侵扰。教皇在8月18日去,此时的西泽尔依然在生边缘挣扎,无法采取任何行动,而正是这不幸的同时性导致了他的梦想毁灭;这是一个它没有防备的偶然事故。他的敌人们从各个方面起来反抗他。罗曼亚被罢免的君主准备重新收回他们所拥有的,奥辛尼家族在罗马又重新抬起了头。西泽尔的地位动摇了,他企图靠唐米凯罗特Don Michelotto和他的亡命徒们恫吓枢机主教们,但他们拒绝被胁迫;西泽尔不得不在九月离开罗马,盼望西班牙籍的枢机卿们会选出一位对他的家族友好的候选人。在教皇选举会议上,弗朗西斯科托德斯切尼-皮克罗米尼Francesco Todeschini-Piccolomini被选为Pius III,他所有的安排都显示出他的平和和谦恭,但他既年老又多病。西泽尔的统治立刻开始支离破碎,乌比诺公爵吉多贝多Guidobaldo在威尼斯的帮助下回到他的公国;派昂比诺Piombino,里米尼和佩扎罗的君主不久也收复他们的领地;册泽纳在忠于西泽尔的管理者的保卫下,独自支撑着。Pius III在1503年10月18日去世,新教皇的选举会议再次举行。西泽尔只能继续指望西班牙枢机卿们,希望他们能都阻止波尔金家族的敌人朱理亚诺德拉罗沃里Giuliano della Rovere当选,但是后者被选中的几率极大,与他达成协议是十分必要的。11月1日,朱理亚诺德拉罗沃里被选为教皇,即朱理乌斯二世Julius II。他并没有对西泽尔表现出恶意,但他宣布西泽尔的领地必须交还教会,因为教会需要这些荣誉来弥补他们的前任由于不正当的行为导致的被疏离。威尼斯想要插手罗曼亚的事务,并且希望使之成为威尼斯的附属国,但遭到朱理乌斯坚决地抵制,在企图把西泽尔作为阻挡威尼斯人手段失败后,他囚禁了西泽尔。此时,波尔金家的权利彻底终结了,西泽尔不得不交出他在罗曼亚所有的城堡。但是,侧泽纳,弗里和贝特诺罗Bettinoro的管理者拒绝接受已经成为囚犯的主人的投降命令,最后他们达成协议释放西泽尔被的话就放弃这些城堡。西泽尔被释放后去了在西班牙人占领下的拿波里。拿波里的西班牙统治者冈佐洛多卡多瓦Gonzalo do Cordova为他提供了安全通行权。在他正在为将来打算时,冈佐洛依照西班牙的费迪南德的命令以扰乱意大利的和平的罪名逮捕了他(1504年5月)。九月,西泽尔被带回西班牙,之后又被囚禁了两年;在1506年11月,西泽尔逃脱了,他逃到了他的妻子兄弟-纳瓦拉国王的宫廷为之服务。他在围攻造反的勒林伯爵count of Lerin占据的维安纳Viana城堡时被杀(1507年3月12日)。

  西泽尔波尔金是典型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涌现出的冒险家之一,但他比其他的竞争者来更加聪明和无所顾忌。他征服的手段是凶残而狡诈的;但一旦征服完成,他能够稳定而公正的统治他的领地,所以他的统治比起政治混乱的小集团和地方暴君更可取。但他的却并不是一个像大家长期被想象的那种天才,他的成功主要是由于教皇职位的支持;当他的父亲去世他的事业也随之结束,他无法再继续对意大利产生突出的影响。他的失败证明了他的体制建立在一个多么不稳固的基础上。

本文链接:http://guldkroken.com/yalishandayuehanxun/314.html